[CN] 2009年的北京自助D2-天壇公園

這是第一天在神秘房間的晚上,因為我怕怕(歹徒?神秘的電磁波?),所以一開始是開著燈和電視睡覺(雖然電視裡少了可以複習台詞的港片台和綜藝十足的新聞台令人有些不習慣),但是過了一陣子!令我腎上腺覺醒的事情發生了!到底是什麼事呢?
啪的一聲…停電了!房間裡突然陷入一陣黑暗和寂靜,就連電風扇都停了,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地震還是什麼的,29樓耶!要回到一樓可能真的要爬的才會到了,然後碰的一聲,隔壁房門突然打開,伴隨腳步聲一步一步逼近之後,有人在我門外開了一個小鐵門後,啪的一聲,正直與善良回來了!喔!是電燈和電視回來了!所以說剛剛是跳電囉?隔壁的房客去處裡保險開關囉!哇!這是酷斃了!我住在一間會跳電的短租房,十足趣味呀!
我後來就把電視和燈都關了,與其繼續佔著安培數讓他跳電,不如保留真正需要的電風扇電力給我,於是我就沉沉的睡去。
一大早,這是冒險的一天,翻了一下昨天買的公交指南,發現就在這裡的不遠處有一個站牌可以到達天壇南門,那麼就出發吧!雖然住的地方是芳城園,但是這個社區實在是太大了(約略估算,10棟樓*30樓*AB座*9戶,那不就說這裡可以住5400戶?!太扯太扯…)但我住的地方比較靠近左安門外,走了約莫200公尺就有站牌,而且環繞這區的公交車多會停靠,GJ!
祖國的站牌非常人性化,首先會說明這是哪一站,還會告訴你沿路的站牌,最重要的,是告訴你下一站是哪裡,所以不用擔心坐錯方向的問題。等了一會兒,真的只有一會,這也是令人佩服的地方(往後幾天真的是令我"佩服"到不行…),有著接近七成滿車率的公交車就來了,"沒卡的乘客請買票,下一站是XXX,請準備下車"有卡的乘客只要刷票,坐一段扣多少錢?0.4RMB,你沒看錯,台幣2元,我當下就決定如果要搭需要走路半小時才會到的蒲黃榆地鐵,我一定先到這裡搭公交車轉地鐵!
晃呀晃的,大概過了六站多一點,天壇南門就到了,雖然我已經作好假日人會多一點的心理準備,但是這個多一點實在是很大一點。從四面八方雲集而來的龐大的遊客!偉哉!人潮越多血壓越高。
天壇很大,比紫禁城還大,但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我是初來貴寶地不知腳的痛苦,我紮紮實實的繞了很大一圈,然後在往後幾天開始得到報應。在澳門被接待的太好了,到了北京靠自己的雙腿打天下時就知道BMW的好…。慢慢的走,有些大伯用拖把沾水就在外頭的地板上寫起字來了,還有大娘們在踢毽子,這大概是近來最火的北京街頭娛樂了!然後就從南門走到圓丘,取右路轉宰牲亭。
宰牲亭就是祭祀的時候,需要雞鴨魚肉乃至小牛小羊小豬等牲畜,將牠們宰了祭天公伯的地方…,古人云,君子遠庖廚,何況是皇帝乃至皇公貴族們呢?所以這個地方是既遠又偏僻。宰牲亭如今只剩一面牆供人遙望廚房,裡頭不開放。

這裡的人就少很多了,讓我走得也自在許多,天檀裡的歷史老樹多得不可勝數,夾道二側的樹動輒百年(掛綠牌),超過三百年的樹就掛個紅牌,這株檜柏就掛了個紅牌,而這樣的老樹…在天檀裡到處都是(最高樹齡八百餘歲)。然後,有些居民很喜歡在旁邊磨蹭老樹,或是在下頭作運動,是在吸收所謂的日月精華嗎?
 
也因為二側夾道樹林茂密,草木旺盛,有民工負責要…拔草。純手工,令人十分佩服,聽說當兵的時候,這是必備技能,所以如果你會修理好不知道被藏到哪裡去的故障除草機,可以享有別人除草你打小蜜蜂的福利(純屬聽說…)。右邊二位正在休息,這在國軍的專業術語叫作打茫。再走一陣,就到皇穹宇,人潮再度湧現, 旁邊的牆壁開始出現欄杆,為什麼呢?
因為每個磚頭上都有人捐功德款呢!看誰捐得比較多,所以名字寫得比較大囉!(誤),這行為屢見不鮮,我們國家以前好像也常見這種事,不過最近幾次如果還有人這麼作,應該會被PO到批踢踢上人肉搜索…。
 
沿路的宮燈很有趣,內建廣播系統,當走在天壇的道路裡頭,旁邊傳來陣陣國樂,讓你有種古典飄飄然的感覺。偶爾傳來…XX省的XX小朋友,您的父母在XXX等您。
走到皇穹宇後方,經過成貞門,就準備要看到天壇象徵地標"祈年殿"了!
"準備"看到而已,再走一段,他就在遠方!
呼…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已經很近了,下面是綠草如茵的草皮,我想這一定有除草機,不然怎麼可以這麼整齊。
祈年殿!當皇帝感到自身威能不足以使百姓五穀豐登、風調雨順的時候,來此天人相應、召喚天神的地方,好了,天壇之旅結束接下來是…神樂署!
從祈年殿轉西續行,下一個目的地是在天壇裡的齋宮和神樂署,這個地方一般旅遊團不會走,只有少數散客知道,正好可以讓我稍微喘息一下,平常在家裡當宅宅的我,一下子看見這麼多人可真是會被嚇傻的呀!而知道這個地方,是因為看見了一篇網誌寫他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地方,裡頭居然還有中和韶樂的演出!哇!這不是最適合我這個(偽)文藝青年了!


一路上還是遇到不少大娘和大叔們正在玩踢毽子的遊戲,有點像是練習足球般的玩法,你傳給我、我傳給你,還會互相比較鍵子的輕重和材質和好不好踢,這倒是精彩了。或是就在椅子或是歇息的地方就打起牌來,偶爾旁邊的友人走過還會過來寒暄問暖一番加入戰局,打完牌後就地解散,我一開始還想這天壇公園的門票可不便宜呀,您大爺打哪兒來就在這裡頭踢起毽子、打起牌來啦,原來還有年票這種東西,附近的居民買了年票就可以進來天壇公園裡當個自家後花園了,這花園還比紫禁城大

草木扶疏,綠草如茵,續行,遇到的遊客是越來越少了,大夥們都走天壇中軸線,旁邊的小路就不曾去過了吧!天氣還是一樣濛濛的,剛剛才飄了一陣子細雨,不久後又停了。

 

這時就走到齋宮外頭了,昨天講到了宰牲亭在偏遠的東南角,而齋宮是在幽靜偏遠的西方,皇帝祭天的時候,當要來此齋戒沐浴幾日以示誠敬,才到天壇中軸線上開始祭天。然後齊宮出現了!也出現了護宮河?!任刺客輕功再好,想飛越這一道屏障可是不容易了,昔有柯受良飛越長城黃河,而如今河水枯竭,今有李建良走過小橋度過護城河!聽說以前護城河會養鱷魚耶…。看見韶樂的演出時間就在十分多鐘後開始,來得時間真是恰當!

齋宮本宮皇上吉祥!洗澡水已經放好了,奴婢待會幫你擦澡…,等會兒還有新鮮的沙拉吧請皇上享用…。在這裡瞎晃了一陣,以為神樂署就在隔壁不遠處,結果旁邊的正妹旅人詢問導覽員中和韶樂的表演地點在哪時,得到了一個消息,神樂署是在隔壁沒錯,可是這個"不遠處"嘛…,這個不遠大概還要再走個五分鐘!

於是跑跑走走跑跑,錯過這場表演時段,要到下午一點半才有了,拐個了彎,就到了神樂署!


這神樂署是作什麼來著的呢?原來是御用的音樂團,地位相當於現今的國立交響樂團?!是國家培養音樂人才的地方,每當國家慶典祭典乃至無樂不作,都從這裡抓出音樂人來。裡頭的環境很清幽,原來是表演已經開始啦!就在下張照片裡頭的大殿裡,聽完大約二十分鐘的韶樂表演,我感覺到神清氣爽,考試都可以考一百分了呢!

這時候遇上一位導覽員,和我聊起來了,他問我從哪來,我很老實的說從台灣來的!(我要偷婊小強,沒有喝農夫山泉就說自己從福建來,被打D的師父識破了!)然後他就開始問我們莫拉克風災的事,然後就問了我一句:阿立剛ㄟ號公台藝?!(你會說台語嗎?)蝦米!哇東仍號公台藝啦!(什麼!我當然會說台語呀!)為了避免讀者的翻譯機找不到這種語言,以下都是經過台語南投腔翻譯過來的…)
他是位大學畢業的正職導覽員,年紀大概大上我幾歲,他非常喜歡台語的腔調(這趟旅程的尾聲也有人這麼說,一樣先容後再續)也喜歡台語歌,跟我分析江蕙唱台語歌和小哥唱台語歌有什麼不同,他邊看台灣的台語戲劇和歌仔戲在學台語,真是好樣的男兒!然後他就對我開始了一對一的導覽文物服務。神樂署二側的廂房有樂器的文物展,他就開始一一為我解說,約莫半小時以後,我們從北側繞到了南側,也把展品和介紹都逛完了一圈。文革時期,這裡被革掉不少東西呀…


然後呢?齋宮和神樂署之旅結束了,走出神樂署,看看公交指南(這本書的比例尺大到天壇裡的地圖都有,該說天壇大呢?還是比例尺夠大?)這裡離西門比較近,就往北朝西邊門出囉!今天沒和醉心台語學的導覽員拍張照真是遺憾,今天遺憾的事太多了,有槌胸頓足的遺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JP] 2015的北海道之旅:NIKKA酒廠,余市,小樽築港與錢函

[CX] CathayPacific: CX 463 TPE-HKG & 機場淋浴室

[OD] Malindo Air: OD803 KUL-SIN 不只是廉航的平價馬印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