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2009年的北京自助D1-在旅程與旅程之間

今天將要前往北京展開自己一個人的旅程,雖然我的飛機是1240才飛,但是因為還要搭上澳門前往機場的船班,所以還是得提早動身。而澳門往機場的船班我有二個選擇,0930或是1030的船班。一早,肥基帶我去了澳門三大島的另外一個島買了蛋塔給我作旅程上的餐點,這段路可以說是這次在澳門開最久一次的車,一路上我們都沒說什麼話,然後肥基說:是不是覺得很久呀,我要把你載去賣掉了…。
這是肥基每次回海大宿舍時都會帶的蛋塔,不同於帶回台灣時是微冷的,如今我可以吃香噴噴而且剛出爐的,J小姐在我行前msn時特別說要吃熱的,他說小藝上次來澳門時愛上這味了。於是我手上多了一盒六入裝的蛋塔早餐盒,肥基招待,無價。  (後記:蛋塔在這段旅程中發揮了很重大的功用,我想我對蛋塔的愛就是這時候開始的)
然後我們前往碼頭,幸運的話我還能搭到0930的船班然後直掛行李,我們在車上分別,一樣沒多說什麼,他今天要送走二個人,我當然不算什麼,另外一位才是重點,我希望他能好好照顧自己,那就把送別的情緒全留著給小棠吧。
接著的行程,就都得靠我自己了,雖然離0930的船班還有半個多小時,但是櫃檯說直掛行李是來不及了,因為要加上把行李搬上船的時間,那我只好帶著行李上船再到機場掛行李了。但我還是搭了0930的船班,候船室人好多,大部份都是從珠海關閘出來的大陸旅行團。0930的船班說登船時間是0900,但一直到了093x多才放我們登船。
1040多的時候我到達了香港機場的碼頭,我以為還要背著行李一段時間,沒想到在碼頭登岸處可以找航空公司櫃檯劃位拖運再加上過海關了,這算是跟香港快運航空的第一次交手了,雖然地勤很nice的在我沒說任何話時就幫我劃了靠窗的位子,但他說拖運的行李放在那就好著實嚇了我一跳,原來這排的櫃位並沒有後頭的行李輸送帶,行李綁上行李條後只要往行李車一擱就好(那我不是可以再塞一些東西進去?或是行李就這樣會被別人帶走嗎?),然後過海關,就在海關與出去的大門中間退了沒入境香港的稅120港元,搭上了碼頭往機場的接駁車。

在行前一直耳聞大陸的航空管制很有自己的原則,所以航班因此誤點的原因不少,這次出發時正值解放軍在西北與俄羅斯進行反恐軍演,不曉得會不會受到影響。眼看登機時間都過了卻還沒廣播登機,往班機時刻表一看,1240變成了1400!沒想到班機真的誤點了,但並不是航空管制的原因,純粹是從上海飛來香港時延誤了,這時候櫃檯就開始湧現了人潮,地勤開始搬出一箱一箱的礦泉水安撫民心。可是這個時間真是尷尬,原本上飛機就可以把飛機餐當成中餐的,現在硬是變成下午茶。

好吧…繼續逛我的香港機場…然後找地方吃我的蛋塔。邊逛邊吃、邊吃邊逛,然後我開始感謝肥基問我要幾個蛋塔的時候說要不買一盒好了。因為我原本只想買一二個吃味道而已。因此我的大陸行程可以說是從蛋塔開始,但也是由蛋塔結束(後話再續)。
終於,從進入機場到UO312可以登機,已經又經過3小時了,但是飛機並沒停在登機門旁邊,而是要搭乘前往停機坪的轉接駁車,這酷了!然後我們就魚貫排隊上車,二臺車就可以消化整架飛機的人,所以…很擠。

因為我實在是餓壞了,加上UO312沒有機上娛樂系統分散我的注意力,於是我只好開始注意空姐,我喜歡他的酒窩,笑起來非常迷人。

香港快運航空的飛機餐,餓了一陣什麼都好吃了。
椅背只有餐桌而沒有螢幕的班機是有點無趣的,於是我又把注意力轉到了窗外,外頭的積雨雲也是很迷人呀!

北京上頭霧矇矇的,跟香港的好天氣差好多。

終於,我們要抵達北京了,但是我開始懷疑我到的機場是不是人稱首都機場的北京機場,因為外頭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08年奧運時電視狂報導的一條龍首都機場樣式,我開始懷疑我會不會到了像是縮寫TPE但卻是桃園機場的鄰近機場。這招很像是廉假航空的省錢方法之一,如果不是在首都機場,那我會是在哪裡?

當飛機緩緩的緩緩的滑行到停機坪時,阿?!原來這確實是首都機場,只不過我們停的是第二航廈,一條龍是第三航廈。這樣說來北京首都機場真的好大好大呀…。

二航廈裡頭電燈沒全點亮,所以看起來有點暗暗的,我開始辦理出關手續,然後準備找前往方莊的機場巴士。短租房的老闆說,搭到終點站下車給他打個電話。找到一號巴士時前一班剛開走,等到車子來時在上頭等人滿發車時,已經是六點之後的事了,
車子開了很久很久,從機場前往市區是多麼的久,從五環路四環路一路開進市中心去,最後我在貴友大廈下了車,我打了電話,接電話那頭的人說要傳簡訊給我地址,然後我就準備要開始冒險了。就扗這個時候,我的肚子傳來一陣攪動,什麼?!難不成昨天肥基丟下我跑去電視塔上廁所的戲碼發生在我身上了!這時候上哪找廁所去
手機裡傳來了"芳城園一區三號樓B座2902",什麼?沒有路名!我在街上有看見路牌呀?給了我沒有路名的地址,這真是太神秘了...。我看見周遭的大樓,然後開始想像這串地址像是哪一區的建築物,開始了一陣亂走。既然是住宅區,那就朝看起來像是公寓的地方走吧,我走到了其中一區大樓的警衛室向一位保安問起,他說:你沿著這條路直往裡頭走就是了!
夠爽快,去年到上海,最怕聽到的就是,不遠、很快、這幾個詞兒,因為看似下個路口就到的地方,可能還像是要在忠孝東路走上一段的距離,我的肚子已經有點不行了…。
我心裡想,快點讓我找到找到這個三號樓…,沒想到很快就走到底了,我走進了一個社區,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芳城園一區呢?我就當他是好了,社區裡頭完全沒有路燈,四周是一片黑,這真是個美妙的社區呀,但是這麼多座樓,又是哪一座才是3號樓呢?我開始想找門牌,但是這裡好像不流行掛門牌,加上又是一片黑,好不容易看見了一座樓上面寫了個編號,那我該往左走還是往右走呢?但是旁邊那座樓又沒寫編號,我怎麼知道編號是遞增還是遞減?
我問了一個在商店下等待的姑娘,他數了一下,說"你往那兒走吧,應該是那兒",非常好!我沿著這條路走了下去,經過的大樓還是沒寫編號,但好像我的注意力從肚子轉移到尋找編號,好像不怎麼痛了,我繼續尋找…
然後我又問了一位阿姨,他說"三號樓?我不知道耶,應該是往那走吧"我才知道雖然同住在一社區裡,但不一定每個人都知道幾號樓在哪在哪,再走了一陣,然後我發現了!三號樓!而且上面寫著芳城園一區三號樓!
揣摩一下地址B座後頭的四碼數字,看起來這棟樓不像是有29樓呀…到裡頭的電梯看看好了,BINGO!有29的按鈕,然後我到了29樓。
還是一片黑,然後我要尋找後頭二位數字的房間,這真是酷斃了。尋覓了一陣,在某道門上看到了一張紙上頭寫了2902,按了電鈴,敲了門…,什麼?!居然沒有人!
我播了電話,電話那頭請我改播另外一個號碼,然後我告知他我已經在2902外頭了,他說好好好,馬上來,這個馬上來,就像是馬上好一樣出現在半小時之後,再等待的同時,我的注意力因為找到目標的喜悅,肚子又開始了一陣攪動,天哪!這裡是29樓耶!
我一直注視電梯外頭有沒有顯示靠近29樓的數字出現,但往往沒有超過20樓,終於有一個數字超過20慢慢的往上升,停留在29,然後門開了!是一個長髮大叔。
我的天,我已經快憋不住了,大叔開了門開始介紹房內環境,然後介紹公共區域,但我其實最想知道廁所的位置!

老實說他打開房門的那瞬間我有點驚嚇的感覺,我想起泡麵上的圖案都有加一行小字,但短租房並沒有在網站上列出照片僅供參考的例子。一打開門,窗戶並不是關上的,紗窗還往外掉了,窗臺上還有果皮留下。牆上有點髒,而且垃圾筒的袋子裡還有前一位房客的煙灰,但我的注意力還是都在我那打結的腸胃,然後大叔說"我剛剛上來太匆忙了,我沒帶收據上來,我下去拿一下。"我心裡想,那…剛剛的…半小時…是電梯裡的時空裂縫嗎?大叔說等我一下,我也想跟他說等我一下。
而我想對房間一切種種的想法都在廁所解放後隨著馬桶沖水後一起沉入了,好像在這個時候我已經建立起了跟房間的歸屬感…這種與狗狗劃地盤的方式好像有點雷同…我在想什麼?!
一進門就找廁所好像是很失禮的一件事,但是如果房東開門要跟我收錢拿收據給我,發現我身在廁所好像是令人更尷尬的事,我邊解放邊想,為什麼小強到澳門會拉肚子,肥基昨天要拉肚子,而今天換成我要拉肚子呢?難不成肥基家有種神奇的魔力?!虧我昨天還笑他這是小強的怨念!
好在房東打開房門以前,我已經好整以暇的在房內等待了,然後繳了房租,問好最後一天什麼時候可以退房後,發現其實也已經不早了,看著行程表上原本晚上可以去逛王府井的,那我還是在周遭繞一下熟悉一下環境好了。
沒有地圖要探索環境,尤其又在路燈極為稀少,四處黑嘛嘛的環境下,我採取的是街區繞法,然後我發現了"家樂福",酷!家樂福裡頭應該有圖書櫃,買份地圖看一下!
我買了一本"2009北京公交乘車指南"的地圖書,一方面比例尺夠大,上頭還記有各公交車的路線和站牌地點,簡直是我現在的最佳救星,然後我找了一下現在的位置和住的地方的位置和最近的地鐵蒲黃榆站,試走一下最近的地鐵站回芳城園要多久。
雖然在來到北京之前已經有GoogleMap看過了大致的環境,但一開始沒有詳細的地址,只知道地鐵站大概的方位,實在不太容易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到達地鐵站,但現今拿到這本地圖書後,試走了一下。
非常好,Max說我走路都走好快,有時候我也這麼覺得,但我從蒲黃榆走回芳城園,整整是20分鐘,我想如果要悠哉的走,半小時應該跑不掉,這真的酷了。我的搭地鐵遊北京夢碎,還好買了這本公交車乘車指南,我走到公交車站牌比我走到地鐵站來得近多了。

我回到2902內,看著牆上的冷氣,發現我找不著冷氣的搖控器,打電話一問才知,什麼?!冷氣壞了!好吧,我開始調降自我的生活水平,說服自己入境隨俗,這天氣不熱的,而且一晚只要80元,我最初的要求也只是找個單人房間可歇息就好了嘛,只要環境不要太髒,有張床睡就可以的…。
入夜,身上一直發癢,我開始擔心床鋪的衛生情況,我擔心床上有小蟲或是神秘的物質讓我過敏,大燈一打開看卻又沒什麼異狀,突然瞥見一隻蚊子飛過我才知道,我一直被蚊子叮呀!真是厲害,這可是29樓!蚊子你是怎麼飛上來的,沒辦法,紗窗是關不了的,我把蚊子送上西天後穿上衣服減少被叮咬的面積後,才悄然入睡。
第一天的旅程,就在等船、等飛機、等巴士、找房間、等開門的時間中過去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JP] 2015的北海道之旅:NIKKA酒廠,余市,小樽築港與錢函

[CX] CathayPacific: CX 463 TPE-HKG & 機場淋浴室

[OD] Malindo Air: OD803 KUL-SIN 不只是廉航的平價馬印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