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轆轆溫泉溯溪新武呂D1

海洋大學山嵐登山社在08年的12月19~21日到台東縣海端鄉的進行轆轆溫泉的探訪,行前小強一再保證是"一路下坡"的超輕鬆行程,因為是溯溪,出發前的體訓還特別安排在游泳池,於是我完全抱持著玩耍的心情來參加(要是之前有作好心理建設就好囉~),但經過我的親身經歷,進行任何戶外活動,一定要作好預設立場的準備,這次行程除了最後一天外,好像已經接近硬漢了!


image
19號晚上接近九時我們從海大出發,經過帶頭大哥阿布拉超強的開車技術運送下,我們在20號的午夜二點到達台東縣海端國小(這是平均一班只有四位以下的小朋友就讀的小學)在這裡稍微整裝補個眠後,就準備進行小強口中的輕鬆行程!(到目前為止!)
一開始因為疑似找不到正確登山口的原因,我們晚了一點出發,在八點多終於從登山口出發後,發現哇勒!還沒看見下坡,這裡有一路的上坡呀!原來是我們沒有真正的被"運送"到廢棄工寮的登山口,而是多走了一段產業道路(一小時就這樣過去了),而我們就接著開始一段加腰繞的中級山路。你看士賢的衣服已經慢慢被汗水攻佔了。 這一段的行程主要是從產業道路接上陵線上的鞍部後,就開始走古道翻過江坡古山,再直接下切到新武呂溪和轆轆溪的交會口,是個上300M,下900M的行程。一路下坡?聽起來不錯,走起路來可就知道了。
好不容易終於到達鞍部,接下來就是一路下坡陡下到溪谷去,中級山的山路有討喜的一面與不討喜的一面,不過凡事都有一體二面,不討喜的一面也有討喜的一面,(我在說什麼呀?!)因為有樹蔭,所以不怕曬,但就看不到外頭的風景了,但因為有樹,林相也是很好欣賞的重點(看著林相的變化,邊複習以前學到的森林知識,諸如背光向陽高度海拔等等造成林相變化的影響等等)但路也就會因為落葉而容易滑而不好走。真的是很令人苦惱呀!
在荒湮漫草中走過,就開始遙想當初在這裡的高山族人們,是怎麼走過這段道路的。這段山路是關山越嶺古道中的大崙支線,是日據時代日方為了控制山地同胞,特意開發的一條聯絡道。而這裡也還留有一些高山族的石材建築遺址,邊走就邊想,平平都有二條腿,為什麼高山族們可以在這種環境健步如飛,而我們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避免爆膝蓋呢?!讓我又想起"論原住民與精靈的相同性"這種怪怪的東西。 這段古道也由一開始緩下到最後的陡下,開始刺激且傷害膝蓋軟骨的旅程。
在嚮導凱銘大哥(一直讓我聯想到批踢踢的鳳山凱明)的帶領下,我們且下且走,且下且滑,一邊抱著膝蓋表情痛苦,一邊向下望著雖然目標就在眼前,但用走的還要很久才會到的溪谷底。這時在之前爬雪山的論調又出現了,明明武陵農場的大水池登山口就在雪山不遠處(在雪山上看得到武陵農場!),但這距離可真是令人煎熬,我真恨不得每次爬山都帶著一個怪盜基德牌的滑翔翼,爬完山用飛的就飛下山了。 尤其是幾個崩坍地形,對背重裝的山友們更是要特別小心。 2012年元月初此處才發生因路況不熟而進退維谷的山難事件(好在最後救援成功)。

中央社 – 2012年1月6日 下午5:57
(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6日電)「思念父母的心情,讓我熬過來了」,童軍老師陳信州前往南橫山區轆轆溫泉,失足落谷,受困山壁,靠著親情力量和溫泉水熬過6天低溫,今天被空勤直升機發現獲救。
「我還活著」,陳信州在急診室內和焦急的父母親相擁而泣,父親責備他不小心,讓家人擔心;母親則忙著幫他擦拭臉上的土石,撫摸手腳上的傷口。
陳信州說,去年12月31日他獨自從池上到南橫公路下馬部落,進入轆轆溫泉,當天晚上在山區的一塊大石頭下過夜;1月1日開始挺進轆轆溫泉,在一處路口判斷錯誤進入「野徑」。
「從有路走到沒路」,陳信州發現自己走錯路後,已來不及了,受困山壁,進退維谷。「聽天由命了」,他只好抓著脆弱的雜草攀爬,結果草斷了,他往下墜落,幸好被樹幹卡住,他爬起來,再度嘗試攀爬,雜草又斷了,他再度墜落山谷。
連續2次滑落,幸好沒受傷,於是他決定讓自己以「墜落」方式,降落到溪床,他將背包往下推,測試落差,如果背包落下時間在3秒內,大概高度只有10公尺,他再讓自己「墜落」,「每次墜落,我都考慮要斷左手還是右手」。
不知經過多少次「墜落」,他「墜落」了500、600公尺,落在一處斷崖上方小平台上,距離溪床50、60公尺高,受困在小平台上,進退不得,「只好留在原定等待奇蹟」。
第2天清晨醒來,他忽然非常想念父母親,心想「有人63小時沒吃飯,我也可以做到」,陳信州決定和生命搏鬥,雖然背包內有乾糧,但是他決定先喝溫泉水維生,撐不下去時再吃乾糧。
第3天,他考慮將睡袋做成降落傘,跳到河床上,後來打消念頭。他說,50、60公尺跳下去活著機率很小,與其如此,不如繼續等待。
第4天,山區低溫,他感覺開始失溫,意志力逐漸崩潰,他一度想放棄;「我一定要活著下山找爸爸、媽媽」,親情的力量讓他再度燃起意志。
「應該又是水聲吧」,第6天中午,陳信州好像聽到直升機的聲音,但又像流水聲,就在他意識模糊之際,直升機出現在他上空,「我終於活下來了」。










凱銘大哥好說歹說的希望我們能走的快一點,但是我們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說這句話的一半我又要揉揉我的膝蓋了),他說我們要走快一點唷!不然太陽下山就沒辦法帶我們去看溫泉的噴泉了(蝦咪!有噴泉?!)這句話的魔力效用可以增加我們的15%速度,但他一直說快到了,我們離營地只剩一百公尺的垂直高度的時候,我們的速度提升了35%。我只恨平時對高度換算成路程的概念太少,平平從鞍部到溪谷就沒有比101的高度高,電梯和走樓梯和走山路下坡的時間差距哪ㄟ差這多?令我又要嘖嘖…科技的神奇。而我們終於下到溪谷時,你看我們的表情,我們終於解脫這種爆蓋路線了!(當然,這是建立在輕鬆寫意的前提下)
遠方就是轆轆溫泉的源頭,有著煙霧瀰漫的蒸氣,後來看了其他山友拍的照片,才得以一探究竟,裡頭頗為漂亮,但水太深了外加溪水頗為冰冷,外在陡下900公尺後已經很累的前題下,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就沒過去了。(當然,在這之前發生了一點小插曲,請見下圖)
image
患難見真情,據當事人所說經過一天的下坡爆蓋後,小腿肌力已明顯流失,所以在渡過急流時,不慎踩空遭水流衝走,又因水流強大站不穩,所以才有如此的照片流出。(士賢對不起…我袖手旁觀了)而在小強伸出援手後,當事人對於小強欺騙他是輕鬆行的怨恨一筆勾消。當事人指出,當時他的確看到跑馬燈在他腦海中播放。對了…我絕對沒有說這張照片裡的主角是劉士賢!
image
晚上當然就是泡溫泉啦!邊泡溫泉邊看天上的星星,真的是好舒坦(扣除掉水流循環不佳偶爾要擾動一下池水,不能一直攤著享受溫泉這缺點外),在野外泡溫泉,四處靜謐無聲,只聞流水潺潺,真的是好爽(糟…我很文雅的)。而且我們在溪旁圍了一個溫泉池出來,外頭溪水是冰涼的,裡頭池水是溫熱的,毫無疑問的是天然的三溫暖!而白天的疲憊好像暫時都消失了,希望溫泉能讓我們流失的肌力快快回來! 好想就這樣躺在池子裡到隔天早上,但我想皮膚應該會爛掉吧…要從池底走出來還真是捨不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JP] 2015的北海道之旅:NIKKA酒廠,余市,小樽築港與錢函

[CX] CathayPacific: CX 463 TPE-HKG & 機場淋浴室

[OD] Malindo Air: OD803 KUL-SIN 不只是廉航的平價馬印航空